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子硕的博客

记录成长点滴、定格欢乐瞬间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来自1985年对越反击战时的信  

2012-03-21 17:14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了韬妈妈的一篇日志,看后很沉重,但却又感到很无力。。。 

前些日子回老家,从箱底找到一封信,是姑姑家表哥寄来的,时间是1985年11月7日,恰是当时当兵的表哥上老山前线前一周寄给我父亲的。父亲原来也当过兵,后来到昆明工作,支援大西南建设。美越战争期间,作为当时比较稀少的汽车驾驶员,曾经抽调参加过援越物资运输。因此退休回家后,在表哥眼里,父亲既是德高望重的长辈,又是有共同语言的人。表哥当兵期间,经常给我父亲写信。这封信,就是表哥临去前线前写给我父亲的。展信一看,内容不多,字面平静,细细读来,字里行间却表达了一个将要奔赴前线的战士的复杂心理,既有难舍和眷恋,又义无反顾;既有对战争残酷的充分认识,又有害怕和恐惧,甚至,居然从信中得知当时有不少逃兵。但无论是何种,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性心理,是血肉之躯的本能反映。由是,又回忆起了那个青春与战火的年代,火与血考验着每一个战士、每一个青年。记得当时我在读小学,学校里经常宣传一些老山前线的英雄事迹,听得我们这些小孩子们都热血沸腾,恨不得上战场杀敌。以至于现在我常常想,阿富汗伊拉克战场上满是娃娃兵、寡妇兵、人肉炸弹,其实不是被逼迫,而是自我的一种行为,出于仇恨,出于信仰。以下是信的内容:

  二舅、妗子:

  您好,见信如面。

  来信祝您及姐姐、弟弟们身体健康,农活顺利,生活及其它方面都好吧。

  来信我已收到,读后内情尽知。二舅信中的嘱咐叫我难忘。二舅、妗子,现在我们喷火排已经下命令了,11月15号配合到团里去。听消息说,12月10号前到达云南,在云南战前训练两个月,训练完后,正式接替济南军区。我们排担负的任务很重,配合到主攻营,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攻打敌人的坚固碉堡。一个喷火器背在身上战斗全重44斤,行军也够我们苦的。现在调进我排刚入伍的新兵11个,老兵12个,共23人,分两个班,让我担任班长。现在这种情况,人心慌慌的,我也真有点害怕。战争是无情的,谁能断定以后怎么样。听说我们军的任务很重,不但要把失守的山头夺回来,还要进攻三百米。现在团里的兵逃跑了30多个,抓回来的关紧(禁)闭,有的还正在找。对我来说,想法也很多,唯一使我感到不痛快的事,当兵两年了,也没回家一趟,和您和家中父母、姐姐、弟弟、妹妹们见面。在这种情况下,想家的心情也就来了。我也不想多了,任天由命吧。二舅,我信上写的都是向您说的心里话,对谁都没有说,对家中只说我调走了,不要来信了,穿不着的衣服,我也都邮回家了。

  二舅,如果我父母知道我到云南去了,请您一定要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,不要让我父母有过多的不必要的顾虑,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。您收到信后,不要来信了,来信也收不到了,以后再给您写信。

  我大表哥还放蜂吧,也不知他的地址在南方哪个地方。

  现在我很忙。

  时间关系,以后再说吧。

  祝您身体健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此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军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85年11月7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吉军

   虽然后来表哥平安归来,但那场战争,却深深地印在了每一个国人的心中。表哥是真真切切地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士,背着喷火器,匍匐在前进的道路上。我知道,这种危险难以言传,喷火器一旦被击中,全是汽油,只能葬身火海了。所幸的是,他们参加的不是79年的反击战,伤亡虽有,已经不象刚开始那样残酷了。从前线回来后,表哥把作为班长应得的一等功给了他的战友,自己又回到了农村,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。许多年过去了,战争早已走远,从79年算起,应该有33年了罢,即便算是85年,也有27年了。那时候十七八岁、二十出头的热血青年,现在也该有五十多岁了罢。时至今日,那场战争偶尔还会被人提起,但参加战争的人已经被忘掉了,牺牲的人已经被忘掉了。有无数牺牲的烈士,葬在遥远的西南边陲,多少年了,有的已经荒芜,有的已经被遗忘,有的已经不见踪影。他们孤独地立在西南边陲的寒风中,不见亲人祭奠,不见后人追思,甚至,有的从牺牲到现在,近三十年了,家人始终未能见他们一面,见他们的坟茔一面。他们牺牲时,正值青春,美好年华。他们大多数来自农村,是家中的顶梁柱,人没了,家也塌了,家中一贫如洗,有的父母因此而忧伤,因此而生病,因此而故去。改革开放的东风使无数家庭致富,而他们的家庭,却永远生活在阴影里,生活在贫困中,没有人怜悯,没有人资助,听不到政府的声音,听不到社会的反思。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